當前位置:首頁 >> 能源與節能 >> 國際能源 >> 正文
歐盟能源戰略——能源金融(世界能源風向)
來自:《 中國能源報 》( 2019年04月22日 第 07 版) 發表時間:19-04-26 瀏覽:
    
  歐盟能源消費總量位居世界第三,一次能源消費占世界總量的12.5%,但大部分成員國能源匱乏,整體對外依存度自2004年以來普遍高于50%,部分國家甚至超過97%,而且能源進口渠道單一,油氣資源主要依賴俄羅斯和中東地區國家,有較高的地緣政治風險。
  
  歐盟由歐洲共同體發展而來,是集合政治實體和經濟實體的區域一體化組織,也是世界上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歐盟能源消費總量位居世界第三,一次能源消費占世界總量的12.5%,但大部分成員國能源匱乏,整體對外依存度從2004年以來普遍高于50%,部分國家甚至超過97%,而且能源進口渠道單一,油氣資源主要依賴俄羅斯和中東地區國家,有較高的地緣政治風險。
  為積極應對能源問題,歐盟在可再生能源發展、能源市場體系構建、能源科技創新等方面始終走在世界前沿,是世界能源領域的重要引領者之一。
  安全經濟可持續是發展的主線
  歐洲一體化進程最先開始于能源領域,二戰后為對德國進行約束,法國、意大利、聯邦德國等歐洲六國簽訂《歐洲煤鋼共同體條約》,歐洲開始通過超國家機構開展合作。為加快戰后重建和經濟恢復,各國將共同市場逐漸擴大至其它部門,成立了歐洲經濟共同體和歐洲原子能共同體,而后合并形成歐洲共同體。70年代的石油危機讓歐共體強烈感受到面對能源問題時各自為政已難以適應形勢,為此歐共體成立歐洲能源委員會,出臺政策、條例等加強各成員國間的能源合作。
  90年代初,東歐劇變與蘇聯解體使歐洲整體政治經濟格局發生變革。前蘇聯地區新開放的資源為歐洲加強能源安全創造了機會,但一直以來穩定的能源過境體系破裂,造成歐洲能源供應困難。為保障自身能源供應并幫助東歐及前蘇聯地區國家完成和平演變,以歐盟成員國及中東歐和前蘇聯地區國家為主簽署了《歐洲能源憲章》,旨在建立促進投資并具有法律保障的國際多邊能源機制。雖然俄羅斯拒絕加入《歐洲能源憲章》,但由于可直接架設輸氣管道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且運輸成本低、效率高,因此歐盟極為重視與俄羅斯的能源合作。俄羅斯也是歐盟最大的天然氣供應國,歐盟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約占其消費總量的40%。
  確保成員國能源供應安全始終是歐共體能源委員會的首要任務,針對對外依存度高的能源瓶頸,歐共體能源委員會于上世紀80年代便提出發展替代能源,水能、風能、太陽能等在內的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核能也進入了新的發展高潮,可持續發展更是作為歐盟政策的首要目標之一被寫入《阿姆斯特丹條約》。
  進入新世紀后,歐盟可持續發展戰略不斷深化,提出低碳能源轉型,成為低碳經濟發展的全球引導者。圍繞低碳能源核心戰略,歐盟制定了具體的發展目標和技術路線圖,例如“3個20%”目標,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電力占比提高20%、能效提高20%、碳排放量相比1990年水平減少20%。同時歐盟通過制定詳細的法規政策,強制成員國減排,積極引導投資并推廣低碳能源技術應用。
  此外,歐盟統一能源市場的逐步完善為提高能源效率、提升歐盟各國經濟競爭力奠定了堅實基礎。為了推動能源市場自由化,歐盟于上世紀90年代提出第一能源法案,從電力領域開啟市場化改革進程。歐盟第二能源法案進一步促進改革,旨在建立統一的電力和天然氣市場并開放配電市場。由于各成員國間可再生能源資源分布不平衡,需要在更大范圍內考慮市場消納能力。同時,為緩解發展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導致的電價上漲壓力,需要促進市場內發售環節競爭,強化對輸配電等壟斷環節的監管。因此歐盟在前兩次能源法案的基礎上,于2009年通過歐盟第三能源法案,對能源巨頭公司實行結構性“廠網分離”,并建立了基于歐洲能源監管機構合作委員會(ACER)和歐洲輸電運營商聯盟(ENTSO-E)的新制度框架。
  縱觀歐盟能源戰略演變歷程,其經歷了由被動應對能源供應到主動引領能源轉型的轉變,逐漸形成以供應安全、可持續發展和提高經濟競爭力為核心目標的能源戰略。但歐盟仍面對較為嚴峻的能源和政治形勢,據統計,2017年歐盟石油產出僅為146.4萬桶/日,占世界總量的1.6%,天然氣產出1178億立方米,占世界總量的3.2%,遠低于美國的14%和20%。嚴重的產銷不平衡削弱了歐盟在能源議價上的能力,應對能源成本上漲的能力遭到削弱。另一方面,國際政治形勢日益復雜,俄烏天然氣糾紛、伊朗核問題等均對歐盟能源供給安全造成威脅。
9 7 3 1 2 3 4 8 :
上一篇:  下一篇:國際能源
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