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能源與節能 >> 節能減排 >> 正文
電力行業碳交易頻現怪象
來自:《 中國能源報 》( 2018年10月29日 第 01 版) 發表時間:18-10-31 瀏覽:
    
 
 
  有的省份電廠碳排放量連年下降,每年仍要花費數百萬元購買排放指標,而在有的省份,同等排放水平的電廠反而會出現指標結余

  CFP/圖
 
  “如果在其他試點地區,以我們電廠的碳排放水平,在碳市場交易中仍能有一定程度的盈利,絕不會像現在這樣每年購買碳排放指標。”回憶起去年支付500多萬元購買碳排放指標一事,湖北省一家電廠的相關負責人仍“心有不甘”,“我們廠每度電碳排放量比國家標準足足低了15%,卻還要花很多錢去買配額,我覺得既不公平,也不科學。”

  2017年12月,以碳排放大戶發電行業為突破口,全國統一碳市場正式啟動建設。面對“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的目標,電力行業能否為全國碳市場建設開好頭,也成為能源領域乃至全社會各潛在交易行業關注的焦點。

  然而,就是在湖北這樣的碳交易試點“標桿”省份,“優秀電廠反而吃虧”的“怪象”長期存在。記者進一步了解到,當前7大碳交易試點省市均不同程度存在類似問題。減排水平逐年提高,電廠變得越來越干凈,碳交易開支為何不降反增?究竟是政策制定不合理,還是企業自身出了問題?在省級試點走向全國市場的過程中,“怪象”如何破局?

  有電廠反映:碳減排能力提升后,

  碳交易支出卻增加了

  作為全國碳市場建設基礎及核心——注冊登記系統的所在地,湖北碳市場的動向歷來備受各方關注。湖北省碳排放權交易中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湖北省累計完成碳交易量3.2億噸,成交總額超74億元,市場占比分別達42.26%和66.73%。無論交易量還是成交金額,湖北均在7大地方試點中居于首位,堪稱“標桿”。

  但在參與交易的部分湖北企業看來,現實遠不如數據光鮮。“2015—2017年,我廠供電煤耗累計下降約5g/kwh,按理說碳減排壓力應有緩解。但實際上,我們卻多花了錢,碳交易由少量盈利轉為虧損,且虧損呈擴大趨勢。”上述電廠負責人表示。在碳交易試點地區,各企業都會得到定量的排放指標,如果排放量超標就需從碳市場中購買指標,反之,則可賣出結余指標創收。盡管該廠的排放量逐年下降,從電廠營收角度講,交易結果仍由“收入”變為“支出”,這讓企業覺得“不公平、不科學”。

  上述情況,在湖北省內并非個案。據知情人士透露,現行規則下,目前全省從碳交易獲利的發電企業不到兩成。“雖說碳交易的本質是推動全社會減排,而不是幫助企業創收,但多數企業的減排成本增加,壓力過大,難免會打擊我們的積極性。”上述電廠負責人稱。

  而在另一試點省份廣東,一位電廠相關負責人表示,盡管交易額、成交量比不上湖北,但企業依然感受到一定的碳減排壓力。“尤其是在前年,廣東對碳配額進行了一次集中收緊,即便是部分本來做得不錯的企業,也要花更大成本去完成減排任務,壓力隨之增加。”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省級碳交易中心相關負責人也向記者證實,“不平衡”現象還存在于7大試點之間。由于全國市場仍在建設中,各試點之間尚未打通,配額分配、規則劃定、核算履約等制度均由各試點自行制定,實際操作中難免出現“松緊不一”的情況。“像湖北這種市場較為成熟、交易情況較好的省份,對減排抓得也比較緊,企業壓力相應加大。而在重慶、天津等較為寬松的地區,從一開始就給予企業較大排放空間。這可能導致同一碳排放水平的電力企業,在湖北面臨需要花錢購買配額的狀況,到了重慶配額反而有富余。”

  有的試點標準較嚴,

  有的試點從分配環節就很寬松

  “有企業反映壓力過大,經我們了解這種情況確實存在。根據實際情況,我們的確也選擇了較嚴的標準。”這是記者向湖北省碳排放權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副總裁張杲求證時,所得到的答復。

  不過,張杲同時表示,即便偏嚴,標準也是在摸清企業數據和基本訴求,并廣泛征求電力企業、行業協會、主管部門等各方意見后,由碳市場專家委員會表決通過的。

  既然同為交易試點,為何會出現“寬嚴不一”的失衡現象?在北京理工大學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負責人王科看來,這要從碳配額分配環節入手探尋原因。

  作為碳交易的初始環節,配額是企業在一定時間內允許排放二氧化碳的上限,其分配直接影響著企業減排成本及交易積極性。但王科指出:“有的試點任由企業自行上報,報多少、分多少,企業幾乎沒有減排壓力;有的靠拍腦袋估算出個數,誤差很容易覆蓋控排企業的配額缺口,無法反映真實需求;還有的地區抓得較緊,在上一年度排放強度的基礎上,降低比例后再分配,維持企業減排壓力。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何情況相似的企業在不同地區的遭遇卻大不相同。”

  “購買價格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標準不一、發展不平衡的現狀。”此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中國節能協會碳交易產業聯盟常務副秘書長張軍濤也舉例稱,如在2017年,北京試點平均成交價格高于50元/噸,上海、深圳、湖北在30-40元/噸之間,廣東、天津在15元/噸上下,重慶甚至有低至1元/噸的時候。“換言之,在價格偏低的地區,即使企業碳減排做得不好,也可低價買到配額,這難免造成不公平。”

  亟待建設全國統一碳市場

  在王科看來,由于地區之間存在經濟發展水平等差異,承受碳約束及基礎建設的能力必然不同。一方面,無論試點運行還是全國碳市場建設,都應充分考慮上述差異。另一方面,推出試點的意義之一就在于實踐、試驗。通過對不同制度、規則的比較,才能看出孰優孰劣,檢驗出哪些制度可在全國范圍推廣,哪些又是全國碳市場建設中應當規避的。“我認為,鍛煉過程中交的學費不是沒有意義。目前存在的種種問題,正是全國碳市場建設進程中的合理試錯。”

  “當然,全國統一碳市場建成后,配額分配、核算、履約等相關規則都將統一,不會因地區基礎不同而進行區別對待。屆時,同樣的機組在不同地區將適用相同規則。”王科提醒。

  “在此過程中,也要處理好地方政府,特別是試點地區相關政策與全國碳交易政策的銜接,避免出現脫節或沖突。建議加強與碳交易運行相關的數據工作,依托現有試點,盡快建成國家、地方、企業三級碳排放核算、報告與核查體系。”工信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能源資源環境研究所副所長毛濤補充稱。

  張杲則指出,待全國統一碳市場完善后,電力企業較高節能水平的優勢將真正發揮出來。“相比其他較為落后的工業企業,電力企業的能效水平已經很高,而通過進一步改造實現減排的成本較高。全國市場建成后,電力企業只需購買配額而不必再花費巨資去提升節能水平,成本壓力也可通過碳價信號向其他行業、地區傳導,最終推動全社會碳減排。”

  “現階段的重心就是要從試點轉向全國市場建設。我們也認識到,這是一個逐步完善的過程,因此將在堅持全國碳市場統一運行、統一管理的基礎上,確保與試點市場的順利對接和平穩過渡。”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勇指出。

 

上一篇:  下一篇:節能減排
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