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水電新聞 >> 水電快訊 >> 水電快訊 >> 正文
東部地區能源轉型需三管齊下——訪中國工程院院士杜祥琬
作者:王偉、崔磊磊 來自:《能源評論》  發表時間:19-06-21 瀏覽:
       
   第一批風電、光伏發電平價上網項目的公布宣告了一個新時代的來臨。作為能源消耗的主陣地和能源轉型的主戰場,東部地區和城市應該發揮什么樣的作用?有哪些關鍵問題需要解決?本刊日前采訪了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杜祥琬院士,他認為,在推動我國能源轉型進程中,東部地區和城市不僅是能源消費者,也應成為新能源生產者。新能源“產消者”時代需要技術、體制和觀念三管齊下,可以通過泛在電力物聯網與用戶和產業進行連接和互動,推進中國能源轉型,實現經濟、環境與社會共贏。
  平價倒逼能源轉型
  《能源評論》:無論從全球還是中國來看,新能源成本都在逼近傳統化石燃料,您如何評價這一歷史進程?
  杜祥琬:高成本曾是制約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因素之一,近年來其成本不斷下降。以風電為例,1980~2013年,風電成本下降 90%,到2020年將與煤電相當。光伏發電成本也在快速下降,2010~2017年從 0.36美元/千瓦時降到了0.1美元/千瓦時,下降幅度達73%,且還在進一步下降。目前,除海上風電和光熱發電成本仍然偏高外,水電、陸地風電、光伏發電的成本均已進入化石燃料電站的成本區間。
  另一個更為重要的視角是投資,從全球能源投資來看,其重點已從煤炭逐步轉向可再生能源,2017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超出其他能源兩倍以上。
  《能源評論》:這是否預示著未來能源電力系統轉型的方向?
  杜祥琬:未來的電力系統應該有四個特征:一是高比例的非化石能源電力裝機,二是集中式與分布式技術結合,三是多能互補,四是與儲能和智能控制相結合。
  從電網來看,未來轉型的方向將是集中式電網的智能化與以分布式發電為基礎的微網結合。集中式電網與微網可以雙向互動,也可以獨立運行,從而促進整個能源系統更加便利化、低碳化、智能化、網絡化。
  《能源評論》:隨著新能源經濟性的提升,非化石能源電力高比例正在成為現實。截至2018年底,我國非化石能源裝機占比已經突破40%,發電量占比突破30%,隨之而來的就是應用問題,您認為,在這方面誰應發揮重要作用?
  杜祥琬:東部地區和城市的能源發展深刻影響著我國能源轉型。
  長期以來,東部是我國能源的主要消耗區,西部、北部能源資源豐富,東部能源主要靠西部解決。但是我最近研究發現,東部地區也有很多新能源資源,然而利用比例還是很低。如果將來東部能從能源“消費者”變為“產消者”,有助于緩解中國能源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
  同時,城市的能源利用水平是城市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重要標志,我國城市人口眾多,能耗較大,也因此成為能源轉型的主戰場。城市能源轉型已具備良好的基礎,但能源的供應、環境與管理面臨著嚴峻挑戰。
  需統籌規劃全國能源布局
  《能源評論》:大規模發展新能源需要面臨的一個重大挑戰就是如何解決新能源的跨區消納,也就是電從遠方來的問題。您認為這會隨著平價上網來臨發生變化嗎?
  杜祥琬:我長期以來是支持西電東送的,而且現在依然認為還要西電東送。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西電東送可能還會有所增加,但隨著東部電源的發展和西部經濟的發展,西電東送的需求增量可能會出現拐點,至于具體時間,取決于國家規劃和政策引導等因素。
  因此,新形勢下減輕西電東送、北煤南運的壓力勢在必行,這也是根據我國國情應該考慮的能源轉型的方向問題。從資源可能性、技術可行性、經濟可行性等方面,東部各省完全有可能做到能源較高比例的自給。比例具體能達到多少,各個地方要因地制宜。
  《能源評論》:無論是基于環境容量,還是能源總量控制,東部地區肯定不能增加傳統火電比例,那究竟該如何提升東部城市能源自給比例?
  杜祥琬:是的。這就需要在戰略的指導下認真規劃包括東部在內的全國電力和能源布局,包括源、網、荷、儲、管、服等方面。一個突破方向就是新能源。如果東部的新能源開發和自給做得好,就能減少西電東送和北煤南運的壓力,這對國家和人民都是好事,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改善我國能源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
  因此,一定要轉變觀念,轉變習慣。東部從能源“消費者”變為“產消者”的能源發展思路符合電力轉型和能源革命的方向,有利于電力系統的經濟性、安全性、靈活性,也符合綠色、低碳、高效、安全、智慧的方向。
9 7 3 1 2 4 8 :
上一篇:  下一篇:水電快訊
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