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重要文章推薦 >> 正文
水電于國家的意義不僅僅是一種清潔能源
——“水電妖魔化”嚴重阻礙著我國水安全保障能力的提升
作者:王亦楠 來自: 發表時間:19-03-29 瀏覽:
       
  

  【摘要】水是事關發展全局的不可替代的基礎性自然資源和戰略性經濟資源,水電開發和水資源調控是密不可分的整體。我國與發達國家的水資源調控能力差距巨大,保障我國水安全的當務之急是盡快提升水資源的蓄存和調控能力。然而,當前對水電開發于保障國家安全、建設生態文明的不可替代的重大戰略意義還普遍認識不足。“水電妖魔化”“愚昧生態觀”嚴重阻礙著我國水安全問題的解決。實現民族復興,建設現代化強國,亟需在水安全問題上形成社會共識。
  關鍵詞:水資源短缺;水電開發;國家安全;生態文明

  1、對于水電開發不可替代的重大戰略意義當前普遍存在以下三個認識不足
  (1)沒有認識到:我國水資源短缺形勢異常嚴峻,已經危及國家安全和糧食安全。
水是無法替代的基礎性自然資源和戰略性經濟資源,是生態環境的控制性要素,是人類和一切生物賴以生存的基本物質條件。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中國要用僅占世界6%的水資源養活世界20%的人口,人均水資源量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4。除了水資源總量嚴重不足外,中國水資源的空間分布與土地、人口和生產力布局嚴重錯位,而且水資源量年際差別大,年內分配則相差更為懸殊,致使洪旱災害的威脅特別嚴重。
  近30多年來,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水資源短缺對國計民生各個領域的制約越來越大。在目前的正常需要且不超采地下水的情況下,正常年份全國缺水量達500億m3/a,全國600多座城市中2/3供水不足,嚴重缺水城市達110座。京津冀地區水資源僅占全國的1%,卻承載著全國2%的耕地、8%的人口和11%的經濟總量,人均水資源量大大低于國際“嚴重缺水”的警戒線,70%的用水依靠地下水超采。我國50%的耕地處于干旱、半干旱地區,水資源保障對糧食安全舉足輕重,而目前農業抵御洪旱災害的能力遠遠不夠,黃河流域的糧食減產尤為突出。因此,生產著全國總量56%的小麥、25%的玉米的冀魯豫三省必須靠超采地下水才能維持糧食生產。
  英國《金融時報》早在2014年就指出“唯一能阻止中國奇跡的就是水”。2018年3月該報則進一步指出:“中國缺水危機迫在眉睫,可能產生比人口結構變化、債務問題和“去杠桿”嚴重得多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后果…可以印鈔票,但印不出水”。同時提出很大的困惑:“為什么缺水在中國不是經濟前景研究的一個核心議題?不被認為是對經濟增長,進而對中國實力的一個制約因素?”
  目前,我國實行的“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已將2020、2030年“用水總量控制目標”控制在人均約500 m3/a,按照國際標準屬于“嚴重缺水”狀態。如此嚴苛的水資源約束,如何保障糧食安全,實現工業化和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對中國乃至世界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2)沒有認識到:沒有水資源保障,生態文明建設將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黨的十八大將生態文明建設提高到與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建設同等重要的高度。2018年5月18日召開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又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到“關系到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關系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關系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的高度。建設生態文明已成為高度社會共識。但是,在水安全這一重大問題上,到底什么是有利于生態文明的?什么是有悖于生態文明的?目前還存在很大的分歧和爭議。比如目前關注的重點只是“水質的安全”,即“基本消滅城市黑臭水體、還給老百姓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景象”。而沒有注意到,如果沒有“水量的安全”,即水資源的充分保障,不僅“水質安全”的成效難于穩固,整個生態文明建設也將“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因為,作為生態環境最重要的控制要素,水資源的短缺所造成的嚴重地下水超采會導致更嚴重的生態災難。
  中國科學院測量與地

9 7 3 1 2 3 4 5 4 8 :
上一篇:  下一篇:重要文章推薦
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